无标题文档 - 足彩篮彩岛叔
    • 春天去时,路边的野花争相绽放,几枝菜花隐匿于绿波。
    • “呀,中国人!”我笑了,颇有种他乡遇故知的欣喜。
    • 因为家里穷,父亲小学毕业就去了村里的采石场,一干就是十多年。
    每当月光入户,或是灯下托腮,那些根植乡村的记忆一次又一次地在脑海翻腾和重播,将我拉回美好的岁月。